大富豪俱樂部

這個泰勞看起來足足有兩個沅秀那麼大,虎背熊腰,光是手臂上的三頭肌就跟常人的大腿一樣粗,沅秀跟他一比就好像小雞一樣。看到他那根傢伙,靜宜差點沒叫出來,她只想到兩個字來形容它--大炮。只見泰勞用大炮無情的撐開沅秀的小小陰道,沅秀也發出比剛才更響亮的叫聲,然後泰勞一炮炮的轟炸沅秀的嫩穴,他像山一般大的體形,每一次的插送都令大床震動不已,情況十分慘烈。

靜宜看到忘記了自己陰道的麻癢,偶爾回頭卻看見陳明翠拿出了一根針筒,插入了張萬隆的睪丸,注射入一種黃色的液體。

馬來西亞的「一班」族是當地最驍勇善戰及凶狠的部落。性能力在那是男人的尊嚴和地位像徵,所以他們千方百計的去研究增強性能力的方法。幾年前,陳明翠去了馬來西亞,有機會拜會當地的巫醫,向他們購得此藥。這是他們傳統用草藥提煉而成的獨門處方,只有巫醫才知道。原本是口服的,但通過現代製藥技術把它濃縮成液體,功效更佳更快。

藥的原理強行要陽具的海綿體擴充,令更多的血液可以更快流過。男人陽具的勃起全是海綿體擴充的效果,如果有多一些的血液流過,可以令陽具更大更堅硬。

由於此藥的來歷,張萬隆擔心會有想不到的副作用,一直以來都不會隨便服用。但用過幾劑後又感得它的確功能神奇,沒有一個胯下獵物不大聲求饒的。只是原來買回來的藥有限,所以不是特別喜愛的獵物,張萬隆也不會用上場。

靜宜獨有典雅高貴的氣質,當中帶著說不出的嬌媚,玲瓏浮突的身段,引得張萬隆慾火狂升飆,決定要挪用寶藥來奪取她寶貴的第一次。

第二個泰勞的炮雖然巨大,但持久度不高。不到十分鐘就要完了,一條小圓腸般陰莖把沅秀的小嘴塞得滿滿的,迫她把噴出的精液吞下。他人陰莖大,精液也特別多,沅秀一張小嘴容不下那麼多,多餘的精液不斷的從她嘴邊溢出。

靜宜越看越氣,平常男人對她們倆總是低聲下氣,呵護備至,如今眼看沅秀被一班外勞如此糟塌,真是情何以堪。只見沅秀剛把剛才的精液吞下,又一泰勞步進門,他身穿緊身牛仔褲,胯下腫脹起一塊來。一進門就不客氣的脫下褲子,掏出一根長長的肉捧。靜宜看了還差點以為那是救火用的消防水喉。一下一下,他馬上插進去沅秀那被他其餘兩個兄弟插過的陰道裡。每一次的插入和抽出,都好像需要極長的時間,肉棒好像長長的火車鑽入山洞中,久久還看不見火車的尾巴。沅秀亦累了,只能發出微弱的幾聲「啊,唔」,也不知是喜歡還是痛苦。

靜宜看到小圓房裡,沅秀慘被泰勞黑漢一個接個的蹂躪,當下心裡發毛。回頭一看,陳明翠正用嘴含住張萬隆的兩顆丸子,企圖用口中的熱力令更多血液通過。而他一根本來就不小的 更是漲到驚人的大,龜頭幾乎有靜宜的拳頭一般的粗,長度更達八、九寸。靜宜雖然今天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 ,但想也沒想過竟然可以這麼的粗大,實是恐怖,心裡一急,馬上就想哭起來。

但張萬隆沒有給她太多時間胡思亂想,立即兩手抓著靜宜的雙腿,把她們呈大字型的分開,微微托起她的屁股到跟他的 成一水平位置。暴龍般的大 對準靜宜粉紅色的陰戶,虎視耽耽著眼前的獵物,隨時要上前把她吞噬。

陳明翠抓著靜宜的纖纖小手,叫她用手指輕輕把兩片陰唇撥開,緊閉的陰唇終於露出一線小縫,張萬隆便挺著巨棒朝著小縫。靜宜未經人道的陰道,靜宜連手指都很難塞進去,更何況是張萬隆吃藥後的巨物!

張萬隆兩手把莊靜宜雙腿往旁再分成80度的直線,整個陰戶都暴露在外,陰唇也微微的擴張。張萬隆使勁的再插,終於把巨物的龜頭硬生生的塞進去了一截,但靜宜己痛不欲生,香淚如泉湧,「唔……唔……」的哽著呻吟。

既然已插入了一小截,巨棒的第二、第三擊便勢如破竹的大步向邁深淵,靜宜本能的緊縮陰道肌肉阻攔巨棒的入侵,但無論她如何用力,深淵已經兵敗如山倒。她覺得身體像被一股無型的力量撕裂了,萬般痛楚只能藉眼淚和呻吟聲來強忍。

但靜宜非常不想給張萬隆和陳明翠聽到她呻吟,不想令張萬隆和陳明翠覺得她是下賤的。自己花了莫大的勇氣埋沒尊嚴,為了錢甘願把身體給張萬隆玩弄,這個靜宜還可以接受,畢竟這是個功利主意的社會,而她也知道她有些大學同學在唸書時就已經偷偷的下海當小姐。張萬隆也算個有頭面的人,給他玩也不算太差,但她想不到張萬隆竟然如此變態。

他的其他大亨朋友們也是變態,讓下賤的泰勞把沅秀如此糟塌,讓他們把骯髒的 任意插入她寶貴的陰道裡,然後又把他們腥臭的精液射在她的身上。就在今天下午,靜宜和沅秀還是賽貴的處女,現在一個已給不知多少人幹過,另一個下體則被一條小拳頭般粗、一把直尺長的巨 插著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 ……」靜宜按捺不住的呻吟著,欲死的痛苦使她感覺不到處女膜已被張萬隆的 刺穿了,但她卻能感覺到熱呼呼的處女血從陰道泌出,一根巨 好像工地打地基的機器,一下一下很規律的鑿進她陰道來。

張萬隆把 拔出來,上面沾有靜宜的鮮血和淫液,遞送到靜宜面前,強迫靜宜把他們舔個乾淨。偌大的陽具,靜宜舔到舌頭發僵才清潔完。

之後張萬隆又挺著他的 ,如暴龍般的插入靜宜的嫩穴。莊靜宜身受暴插,再也忍不住高聲呻吟︰「啊……哦……」聲浪雖然不大,但卻每一呼喊都鑽入張萬隆的耳朵,刺激著他的神經,激發起他的原始獸性。

張萬隆叫陳明翠從後面把靜宜雙腿往後拉,靜宜現在變成一個V字,陰道成為了身體最下端,這樣一來張萬隆更可以肆無忌憚地探討她深淵的盡頭。張萬隆陽具暴漲之後已經長過她的陰道長度,每一次張萬隆盡根插入後靜宜都會感到痛苦難堪。她意圖往後挪來躲開張萬隆的進擊,但後面又有陳明翠在頂住,靜宜變成籠中鳥,只可眼睜睜看著張萬隆一下一下的插入自己最秘密的地方。

張萬隆作了一次深深的插入後,把整根 種在莊靜宜的嫩穴中,然後停止抽送,改由用雙手去擠掐靜宜的乳房,他可沒有絲毫憐惜之心,雙手使盡勁的掐、搓、擠、揉,靜宜的乳房在他手中變成了千百種型狀,痛得靜宜大叫︰「唔……唔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」香淚再次流下之餘,也第一次哀求張萬隆停手。

「不要?不要甚麼……哈……哈……」張萬隆非但沒有停止,還變本加厲在腰、手掌上加把勁,把靜宜又掐又鑿的弄得半生不死。

「啊……張總,請你不要再弄了好不好?」靜宜哭著的哀求著,當中不斷帶出一兩聲動人的呻吟。

殊不知靜宜越是哀求張萬隆,他越是興奮。一面又再加快插送,靜宜蓬門剛被開鋒,陰道本來就十分緊窄,加上張萬隆的 現在又無比的大,張萬隆一根巨棒被挾得喘不過氣來。張萬隆變本加厲,把靜宜雙腿往後推,身體成一V字型,陰戶變成在V字最下端。這樣他一進一出更加容易。他為靜宜耗用了實貴春藥,今天一定要玩夠本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靜宜慘被蹂躪後發出無奈的呻吟,張萬隆像發狂的野獸般撞擊靜宜嬌嫩的下體。

「張總……唔……請問你甚麼時候才可以停?」

張萬隆也慢慢感到疲倦,說︰「莊靜宜小姐,你這麼一個美人,我玩一輩子都不厭。要我停也可以,只要你答應以後待候我,我現在就停。」

「那怎麼……不是說一個晚上的嗎?」

「誰叫我歡喜你?也不到你不答應,今天晚上的事,我都錄影起來了,哈哈哈!」

原來張萬隆在房裡暗中裝設了錄像機。本來只是要以後回味風流事用的,現今卻另派上用場。

張萬隆閉了一口氣,下體瘋狂的在嫩穴中抽插,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向陽具湧至。張萬隆這次到了快慰極點時,再也不忍耐,精液一洩如注的射入靜宜的陰道內,直至滿瀉。春藥製造了大量的精液,張萬隆把大 抽出後,便緩緩的從靜宜陰道口流出,滴在床上。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沅秀那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她身體內得到快樂,少說也有五、六人,每人來個兩、三次,完事後她只看到一沱沱精液淌在地上。

靜宜和沅秀得到得可觀的報酬。沅秀之後馬上辭掉工作,但並沒有過著甚麼好的生活,而是去做了小姐,當晚之事令她覺得她好像是為了滿足男人而活。但靜宜也卻繼續在萬隆銀行工作,但她的實際工作只是張萬隆的發洩工具。直至在一天,張萬隆亦對她生厭,她便當起去陪客人的工作。

這對姊妹花計劃要利用男人,最後卻被男人玩弄一生,亦可說是報應。

分頁觀看:上一頁 1 2 3 4

大富豪俱樂部

0% 0 Rates
  • Views: 11254

    Added: 5 年 ago

    Categories:

    Tags: 3P/多P, 口交, 少女, 處女

    Adult Wordpress Themes